南葙砌

心比宇宙略广一些。

存戏

Berwald自戏.

哇啊这个皮不管磨了多久还是不顺手,不敢碰了。))

梗大概是瑞典独立运动初阶以古斯塔夫的起义为背景的Berwald作为国家的心境。

时间轴[1520年斯德哥尔摩惨案至瑞典脱离卡尔玛独立。]

夜晚,暮色四合,这座经历了百年岁月沉淀的桥间之城又一次被覆没在漫漫无边的黑夜之中。独自一人站在圣尼古拉教堂精致的哥特式大门前,街边微弱的火光忽明忽暗地雀跃着,似乎随时都可能灰飞烟灭。抬起头有些疲惫地望了望天空,象征着拯救的十字架巍然矗立在塔顶。

推开门,双眼环顾空无一人的教堂,清冷的月光正透过镶嵌着彩色玻璃的窗棂洒下一片余晖。径直走向大厅中央一座极其宏伟的木制雕像,伸出指腹轻轻擦拭着。 无言的沉默像是一剂镇定剂,思绪几经盘旋,脑海中渐渐浮现出的,却是十五世纪的斯德哥尔摩街景。圣乔治屠龙,自己依然记得很清楚,眼前的这座木雕,正是十五世纪胜利的见证。

…然而现在呢?内心下意识地询问道,摇了摇头不敢再多想,毕竟也没有闲暇去顾及了。斯德哥尔摩惨案所带来的伤害是不可逆转的,自己要做的,不过是领导这个国家走向独立罢了,明如指掌。 屏息凝视雕像良久,双拳已紧握至指节发白。顷刻,缓缓开口。「看着吧,恶龙。」喑哑的声音弥漫在教堂中,像是在宣读神圣的裁判文书一般。「这片土地,我将誓死守卫。」

评论(2)

热度(1)